認知情態義與主觀化之浮現:臺灣客語評注性情態副詞的認知語用觀點研究


年度:107年
作者:葉秋杏
畢業學校:國立政治大學
畢業系所:語言研究所
獎助金額(萬元):15
論文摘要:
本文以語料庫研究之觀點,依據臺灣客語書面及口語語料,以共時角度分析臺灣客語評注性情態副詞之情態發展現象。藉由三個評注性情態副詞「驚怕」、「敢怕」以及「好得」之語言表現,除了探討其句法語意上的特徵之外,並細部探究評注性情態副詞中兩個成分彼此間的關係,句中上下文及命題之因素也納入探討。在情態發展的過程中,語法化、詞彙化及語用化皆在不同狀況下參與運作,此三機制屬語言變化的普遍現象,各有其特點。首先,典型的語法化主要是指語言中實詞虛化為語法功能成分標記的過程,或是語法成分變成更加虛化的語法成分。在傳統觀念上,語法化被視為一種縮減現象。然而,Traugott (2010) 認為,儘管將語法化視為縮減現象之論點看似有說服力,但此種論點只探討句法現象,卻忽略語意或語境因素作用,因此有學者不認同這種看法,因此提出對於語法化的第二種觀點:將語法化視為擴展現象,並認為單一詞彙並非單單只因語法改變而產生語法化。Himmelmann (2004) 指出,語法化牽涉語境擴展的三種類型:(1) 搭配詞類擴展(2) 句法擴展(3) 語意語用擴展。換句話說,除了語法功能改變外,語法化也常常與語意改變以及語用推理有關。首先在語意改變方面,語法化常常伴隨語意內容弱化或喪失現象,但隨著一種意義消失,另一種意義則會出現。畢永峨(2009: 273) 即提出當詞彙或構式在頻繁使用之下,詞義可能會產生由實到虛的演變,此種演變可透過隱喻或轉喻等機制使詞義得以延伸。換句話說,在語法化當中隱喻和轉喻機制在語言使用下產生運作。
詞彙化則表示某個語言基本單位轉變成詞的過程。先前文獻中詞彙化與語法化被視為具有單向性特徵,兩者互為逆向過程,且為鏡像關係,因此在與語法化對舉時,許多學者認為詞彙化是專指從語法成分變成詞彙成分的發展現象;然而,有學者認為此種詞彙化定義過於狹義,需要更進一步修正(如Lehmann 2002, Briton & Traugott 2005)。Briton & Traugott (2005:110) 提出另一觀點:兩者為互補關係。他們認為語法化與詞彙化並非對立關係,因為兩者在發展過程中有許多異同之處。語法化與詞彙化相同之六項特質為:(a) 漸變性;(b) 單向性;(c) 融合;(d) 音段合併;(e) 去理據性;(f) 隱喻化/轉喻化。相異之六項特質,即只屬於語法化現象的特徵則為:(g) 去範疇化;(h) 語意淡化;(i) 主觀化;(j) 能產性;(k) 頻率;(l) 類型普遍性。其中,「融合」即屬重新分析常見的類型。利用融合,將數個語言形式合而為一,完成詞彙化之運作,一個固定詞項也因而形成。
至於語用化,則是指語言成分在篇章結構中為了發揮其語用功能而發展出語用標記用法的過程。語用化與語法化之概念界定在學術上亦多有辯證,例如Traugott (1995) 認為語用化是語法化底下的一個現象,並指出語用化與語法化皆屬於漸變的過程。在言談語境中,聽話者會根據上下文獲取或詮釋說話者想表達的內容,因此可觸發聽話者的語用推理(pragmatic inference) 產生運作。然而Aijmer (1996) 認為語用化是一種有別於語法化的規約化過程,在篇章結構中,有許多語言成分會發展出語用功能,承載著說話者的主觀判斷,然而其語法功能並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因此語用化與語法化應視為兩種交互存在但相異的兩種語言演變過程。
此外,主觀化和交互主觀化也可能伴隨著語言的變化而發生。為了掌握語法化、詞彙化與語用化之互動關係,本文闡述臺灣客語評注性情態副詞的語法、語意及語用如何經過三個階段的演變,從命題概念意義(propositional (or ideational) meaning) 以及篇章概念意義(textual meaning),發展到表達(或人際)概念意義(expressive (or interpersonal) mea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