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教打血盆儀式的意涵、流變與傳承:以新竹縣橫山鄉春盛壇為例


年度:101年

作者:劉美玲

畢業學校:國立交通大學

畢業系所:客家社會與文化學程 碩士班

畢業年月:100.6

獎助金額(萬元):6

本研究以新竹縣橫山鄉春盛壇啟建之喪葬拔渡法事為主要觀察對象,採用質性的文本分析法與田野調查法探討「打血盆」儀式的意涵、流變與傳承。論文包含兩大主軸,一為建立新竹縣釋教儀式專家的傳承系譜,另一則為描述打血盆的整體儀式過程,包含儀式場的布置與儀式角色,同時透過分析各家的血盆文本,據此討論打血盆的儀式意涵與流變。 關於儀式專家傳承方面,首先以口述訪談資料建立新竹縣主要釋教家族的師承系統,藉以梳理新竹客家地區釋壇彼此的關連性、分佈現況;其次,再加入除戶資料、科儀文本,進而探溯其傳承和源流。

在打血盆儀式方面,本文分析自田野蒐集而來新竹地區春盛壇、萬盛壇、廣盛壇,苗栗地區源興壇以及中國大陸廣東豐順的血盆文本,同時觀察並記錄新竹縣橫山鄉春盛壇啟建之喪葬拔渡法事,聚焦於打血盆儀式,歷經遊獄宣經、目連請佛、土地公引路、開鬼門關、破獄門、拜血盆、飲血盆酒、團圓酒與贖燈碗八個階段。在這個歷程中,女性亡靈經由儀式專家帶領孝眷共同展演之儀式戲劇「目連救母」,至儀式最高峰之飲血盆酒、團圓酒結束後,得以解除血湖之罪,終獲拔渡。 本研究發現,在新竹縣釋教的傳承上,萬盛壇系統是分布最廣、派下人數最多的一個流派,換言之,多數釋教儀式專家的知識養成乃源自於萬興壇系統,並與大陸地區的香花佛事相承一脈。而透過儀式的觀察與文本的分析,歸結出新竹地區客家族群打血盆儀式所呈現出經血的文化乃是一元的特性:女性等同汙穢的宿命在血

II

盆儀式中不斷的被演繹與強調。另外,儀式中孝道包含「性別」,性別意謂著「汙穢」,這個汙穢必須透過子嗣去除,這也是打血盆儀式孝道的關鍵所在。 關鍵字:釋教、喪葬拔渡法事、打血盆、客家、香花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