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溪流域福佬客婦女的親屬關係實踐


年度:107
作者:曾純純
補助金額(萬元):20
 
喪葬習俗與祖先祭祀,發現該地區已婚婦女的親屬關係,界線不如傳統有清楚的區分,在外家(即娘家)與夫家之間流動,在處理和回應未婚女性死後必須歸屬的「有主」身份上更靈活,也更具彈性,不同家族各自選擇用不同的寫上祖牌、晉入墓厝(即家族墓)方式呈現其親屬倫理的價值。漢人社會為儒家禮儀的實踐是祖先祭祀,然而有資格被祭祀者為父系親屬,不包含未成年男子和未婚女性,更禁止女性在原生家庭中接受祖先祭祀,這樣的意識,在有關喪葬與祭祖儀式的觀察中更為明顯-婦女通常被定位為附屬、無權的角色。然而過去相關研究指出,未婚女性或離婚女性亡者的祭祀場所是隨區域不同而有差異,誠如筆者長期考察四重溪流域福佬客
本文以四重溪流域一個福佬客農村的喪禮為分析對象,結合當地其他生命禮儀,分析婦女在親屬體系中的身份歸屬。除運用歷史學的文獻資料蒐集,並通過借鑒人類學的田野調查法,踏勘恆春半島沿著四重溪南岸的福佬客農村,以實踐的民族志視野來考察;同時進行相關的口述訪談,蒐集該地區喪葬與祖先祭祀的集體記憶。本文認為婦女在外家與夫家兩個親屬體系中身份是一個逐漸轉換過程;女性的受祭祀資格為是否已婚,她透過與男子同樣的活動和功能來提升自己的家庭地位,將夫家與外家兩個姓氏親屬體系及村莊密切聯繫在一起。為了使已婚婦女獲得祖先地位而延續,確保繼承的男性子孫仍顯得非常重要。女性(正妻及未婚女性)是挹注甚至強化原生家庭(外家)的穩定力量,特別是未婚女性與原生家庭之間具祭祀關係,亦具有受祭祀關係。

關鍵詞:婦女、親屬體系、喪禮、身份、福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