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婦女的代間教養及傳承-以苗栗客家為例



年度:93年
作者:陳若琳
獎助金額(萬元):5
       許多國外研究及理論強調,在教養孩子方面,文化與次文化佔有非常重要之之影響,教養孩子對於家庭與文化之傳承及延續非常重要,也反應出未來文化之發展前途與特色Bronfenbrenner,1979;Ogbu,1981;Super & Harkness,1986)。由於每個文化都有其發展歷史背景、所處地理環境,因此會發展出教養孩子之「民族理論」(ethno theory),也就是孩子照顧者、長輩或其重要社會化教養者之心理學,由於不同文化種族所重視、讚許、或想要其孩子之特質可能不同,在其民族理論中,在教養孩子所想要傳承與發展的行為或能力可能也不同(Super & Harkness,1986),因此研究文化族群之代間教養認知與實行,反應出文化族群之內涵、特色與轉變,有助於我們對於此文化族群下一代發展之瞭解。
   從相關之文獻中發現,在探討客家民族的特質時,客家婦女是非常重要的主角,在討論客家人的特色,客家婦女扮演的角色與地位,更是不容忽視的。甚至有學者認為如果沒有討論客家婦女的部分,那麼就無法了解整個客家民族的風貌(張維安,2001)。客家婦女在家庭中被期許成為「家頭教尾」、「田頭地尾」、「灶頭鍋尾」、「針頭線尾」的女超人。「家頭教尾」指的是黎明即起,需要打掃家務、照顧家中老小而且井然有序;「田頭地尾」則是要求婦女要下田耕種,不可使田地荒蕪;「灶頭鍋尾」是要婦女能夠精於廚藝,還得割草打柴做為燃料;「針頭線尾」是指婦女要精於手工,能夠幫忙縫補的事務。特別是客家的家訓中,男性被期待為耕讀傳家,因此女性除了相夫教子,還得背負忙碌的耕種事宜(陳運棟,1979)。由此可知,傳統客家婦女對於家庭之興盛與發展占有重要之地位。
   客家仍保有固有優良傳統,人民生活樸實、溫純善良,尤富於勤勞節儉,本研究想要探討客家婦女之代間教養與傳承,由祖母與母親(亦即婆媳)在代間共同教養孩子之認知想法、互動感受與教養傳承,來瞭解不同世代客家婦女面對新舊價值觀之衝擊,在教養孩子方面之想法、代間互動與想要傳承給孩子之客家傳統文化的特質,特別分析那些反應客家傳統文化價值之影響?並瞭解在面對文化衝擊與挑戰時,不同世代客家婦女想要在教養與社會化孩子過程中,傳遞給下一代及保留之客家優點及特色。
   目前國內對於客家教養相關之研究仍相當有限,本研究之重要意義在於使國內具有客家教養此方面之研究文獻,並引起對這方面研究之重視與投入。經由近距離地勾勒客家村在代間教養孩子之議題,反應出客家村婦女持守固有傳統客家文化,在教養與傳承後代子女之風貌,蘊含其對客家文化承先啟後之意義與期望。 

相關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