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竹、苗客家歌謠(民間)教學調查研究


年度:96年

作者:黃瑞枝

獎助金額(萬元):20

客家老祖宗常說:「寧賣祖宗田,莫忘祖宗言;寧賣祖宗坑,莫忘祖宗聲。」可見客家話和山歌、民謠,是維繫客家文化最重要的兩大支柱,同時也是客家族群生死存亡的關鍵所在。黃榮洛於民國八十九年(2000)的《台灣客家民俗文集》一書中,有一文<客家人沒有戲,只有山歌>裡說:「客家人昔時大部分都喜愛山歌,好像客家人是山歌癡一般的印象,也可以說客家山歌,在客家人間的地位和客家話同樣重要。」若以台灣桃、竹、苗地區而言,民國五、六十年代(1961至1980),確實是如此,最具體的表現,該是各鄉鎮村里,蔚為風氣的山歌、民謠的競賽。參加的人數,甚至多達二百名以上,參賽者也並非都是村夫漁婦,就是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的人物,均萬分響應。其中不乏有鄉、鎮長、大企業的董事長、縣府官員、電視台節目主持人、歷屆比賽冠軍者等都來共襄盛舉,自動登台,引吭高歌,一展身手。這種盛況,直到八十年代底,仍方興未艾,當時的藝人,不僅舉辦全島巡迴演唱,而且還不時到海外各國表演,與華僑鄉親聯誼。因此民間教唱的歌謠班,有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無論街頭巷尾只要有社團的組織,幾乎會安排這類的課程,利用地方性的節慶,舉辦成果發表,或比賽,風風光光、異常熱鬧,很有地方的特色,族群的異彩。曾幾何時,盛況不再,教學的內容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走樣了。九十年代起,學員一班由八十幾人,研習時還高達二百人,逐漸下降到目前,一班只剩頂多二、三十人。急遽衰微的情形,的確令人驚訝,以致激起筆者想要探索的動機。

從音樂理論來看,民歌與民謠是不分,如民俗音樂專家許常惠教授於《現階段台灣民謠研究》一書中,即說:「人們常說客家民謠有『九腔十八調』,另外『客家山歌』或『採茶歌』等名稱,也成為通稱客家民謠的代名詞。」2這種說法,主張民謠即民歌的代稱;或民歌即民謠的別名,那麼「客家山歌」或「採茶歌」等名稱,也就是通稱「客家民謠」的代名詞。採取這種觀念,大都是音樂界學者、專家,像史惟亮教授的《論民歌》;楊兆禎教授的《客家民謠九腔十八調的研究》;楊佈光教授的《客家民謠之研究》;鄭榮興教授的<台灣傳統客家歌謠---也談客家歌謠的『腔』與『調』>一文;胡泉雄老師編的《客家民謠與唱好山歌的要訣》;謝俊逢教授的<保存客家傳統民謠的意義>一文等等,都是認為民謠即民歌。因此客家歌謠,為山歌、民謠的總稱,也可以單指山歌,或民謠。蓋民謠的重要性,不僅是該民族的音樂靈魂,更是該民族在音樂上,最原始與最基本的表現3。所以筆者認為它就是,該民族文化的搖籃,更是文化的重鎮。吳榮順教授則把客家山歌,當作代表客家音樂的圖騰。他在民國九十年(2001)六月,公視播出「客家人客家歌」節目的序言裡說:「客家山歌一直是客家音樂的代表圖騰。其實它不但是客家人對於生活經驗、生命情懷的一種表達藝術,更是客家族群凝聚族群意識的一種觸媒。沒有了客家山歌,對於客家人來說,客家文化一定是一片淨空與黑白。」這段話充分突顯山歌,在客家文化的崇高地位。它真是客家先祖的精神糧食,尤其對桃、竹、苗客家族群而言,它更是音樂文化的重心,客家人的精神文化的重要特質4。所以想綿延優美的客家傳統精神,歌謠藝術的傳承與發揚,是目前維護客家文化的首要任務,故這也是筆者研究主要動機之二。

桃、竹、苗客家歌謠,自從登上了舞台,不管是參加比賽,或與戲劇結合,或演出三腳採茶也好,凡是配上樂器伴奏以後,於是唱者為了適應伴奏,不能不照著固定節拍來演唱,以致早期毫無拘束的山歌曲調型,因而逐漸式微,雖然即興唱作的特質,仍保留;男女對唱,也仍維持原味,但曲調、歌詞已走向同一模式進行,尤其小調幾乎已定型,因此拜師學藝的風氣,便隨之展開,蔚為潮流。早期最受人注目的是莊木桂先生。當時,隨父卓清雲跑江湖,不僅把父親所演三腳採茶戲目的唱腔、口白,傳承得維妙維肖,而且鑼鼓的技藝,更學得精巧神奇,尤其拉得一手好胡琴。於是他所收的門徒,如:吳川鈴、賴仁政、曾明珠、余玉瑞、林榮煥、彭滿妹、李玉英等,目前為客家歌謠界的翹楚,如今仍秉持先師的遺命,堅持教授傳統山歌,而賴仁政與曾明珠又結合另一半,打下了教唱客家歌謠的一片天。此外賴碧霞的歌藝,受到的尊崇,也十分耀眼,柔軟的身段,高亢的唱腔,不知迷倒了多少人。向她學藝者也相當多人,如:謝其國、范姜運榮等,目前在傳統客家歌謠上大放異彩。胡泉雄曾拜師過賴碧霞,在山歌教唱生涯中,也算是元老,教出的羅秋香更熱衷於原音的傳唱,與夫婿程心祥共同開創出,客家歌謠的璀璨前景。鍾年修、賴仁政也都曾授業於胡泉雄,在教唱客家歌謠方面,各有一席之地。還有李秋霞,家學淵源,從小薰陶在父執輩的山歌樂府下,十六歲就出唱片。對於傳統樂曲的唱腔、轉韻,都作了適度的改變與創新,必使客家歌謠別開生面,綻放出另一奇觀。綜合上述,可見桃、竹、苗地區傳唱客家歌謠佼佼者,不乏其人,以致桃、竹、苗客家歌謠的民間教學,六、七十年代以來,仍然絃歌不輟。不過,現在參與學員有逐漸減少、老化情形,而年輕一輩很少加入。這麼一來,就非同小可,所以筆者認為有查明的迫切需要,故也是激發本人做此研究的動機。

所謂「名師出高徒」,有這般亮麗的民間教師,的確值得大書特書。表示客家歌謠的傳承,後繼有人,若再能吸收「天下之英才而教之」,則更是客家族群的福報。可惜現在這個階段,英才雖輩出,但不願專門從事這種行業;名師也如雲,然大都年齡已半百之人,若再不珍惜他們,把他們的優異事蹟;教學卓越績效,一一列為檔案,為後學者參酌,如果造成文化的斷層,對於族群的生存、發展,也是一大憾事,況且「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造就英才,並非容易之事。這也就是,促使筆者計劃,研究此案的最主要動機,冀望為客家歌謠發展的歷史,留下美好的見證。

相關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