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客語句式研究


年度:104年
作者:賴文英
獎助金額(萬元):13.7
        本文結合了生成語法與功能語法的角度來分析客語句法,包含從語言共性當中發掘客語殊性的句法特色,以及客語語法結構的層次問題。其中在第三章列出並探討了十四種對客語來說是較為殊性的句型結構,分別整理如下所示:
(一)、雙賓語句的第二類型:主語+雙賓動詞+直接賓語(物)+間接賓語(人- 代詞) 是客語較特殊的用法。
(二)、動詞重疊句:VV 啊了(VV a le),表嘗試性,意量少,多數的動詞均可構成重疊,而「啊了」常位於重疊動詞抑或「V 看」的嘗試貌之後。
(三)、「緊V1 緊V2」除了表更加之義,另有「一面……一面……。」之義,表更加之義時,「緊V1 緊V2」為客語底層結構,「愈V1 愈V2」則反映晚近外來層結構,不同層次結構在方音系統的共時平面中則形成了競爭。
(四)、客語具三類語義的「來去」句,分別為:
(1) 去,用於表示第一人稱或包含第一人稱的動作意願,第一人稱有時可省略;
(2) 離開此處,用於表示告辭,也含「死亡」性的離開;
(3)、來往。指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互動。其中前兩義較普遍使用,且「來」的原有義已虛化。
(五)、客語的「有」字句整理出具有十一種的語義句型,其中後五種較為特殊用法,分別為:
(1) 表示歲數大或時間久;
(2) 表過去曾經發生;
(3) 對存在事實的強調;
(4) 當動詞後之補語綴詞,表示動作達到某種效果;
(5) 當動詞後綴,放在動詞與補語之間,表示達成某種目標。
(六)、「在」在上古漢語中本為「存也」的動詞義,「到」在中古漢語則有「至也」的動詞義,從認知角度,「到」從「至、往」一個地點爾後成了存在貌,因ii而「在」、「到」的語義發展到共時平面中的客語,其語義則部分具相互重合之處。但由於「在」存在動詞使用頻率高,又存在文白異讀的問題,抑或不同方音系統間的接觸變化,導致不同方音或同一方音系統之中此字的語音趨於簡化,抑或此字與後之遠指代詞語音合音簡化,並有不同的語音變體,或為語音的語法化演變。
(七)、「分」字句具有五種語義句型,分別為:
(1) 雙賓動詞—主要動詞;
(2)雙賓動詞—目標標記;
(3) 雙賓動詞—補語連結標記;
(4) 雙賓動詞—使役標記;
(5) 處置動詞—主事者標記,相當於華語的被動句。
(八)、「同」或「摎」字句具有六種語義句型,分別為:
(1) 連詞-與事者;
(2)介詞-來源,相當華語的「向、跟」;
(3) 介詞-目標,相當華語的「和、跟」;
(4)雙賓動詞—受益者,相當華語的「幫、替」;
(5) 處置式介詞-受事者,相當華語的「把」字句,但此類句型客語另有較為文讀的「將」字句用法;
(6) 使令義介詞-受/主事者,相當華語的「給」,不具有給予義。
(九)、「係…个」句式。「係」為客語的狀態動詞,其特殊處往往在於與句中「个」及其他語詞的互動而形成不同的句式。客語「係…个」句式成分除了與小句句末出現的「个」有關外,也和小句前或後出現的「就係」(就是) 成分之間的互動有關,此或和關係子句、名詞化標記、名詞後綴等相關句式有關,也和焦點結構句有關,本文此僅針對五類不同的「係…个」句式做一分析。
(十)、客語句法成分特殊次序的句式當中,包括動詞後接副詞「多、少、往下、往出、先」、句尾助動詞句式「添、來」、動賓+補語「著、落」的句式等三類句型,均與現代漢語不同。其中句式或受現代漢語影響而出現賓語在後、補語在中的順序。或反映前者為客語底層結構,後者為晚近外來層結構。
(十一)、客語疑問句同現代漢語一樣,具有四類型的疑問句,只是使用的疑問詞素不同,包括:疑問語助詞問句、正反問句、選擇問句、特指問句,其中正反問句非為客語典型的問句句型,能進入正反問句中的動詞少之又少,多以相應的選擇問句來表達。另外客語具有較為特殊的問句型:「有…無」、句末「(有) …吂」問句,以及從歷時正反問句的演變與共時的語用層面討論了是否應歸為正反iii問句的「敢」質疑問句。
(十二)、客語的比較句主要以「較」或「過」來形成句式,抑或省略「較」或「過」以「X 比Y+性狀詞」來形成句式,另外存在無「較」、「過」或「比」的比較句式。但客語「過」字具「太」、「甚」、「再」之義,因而出現在比較句時,語義實具有「太過於」或「再」、「又」之義,因而基本上也是一種與常態比較之下較為強調的比較結構。
(十三)、客語常用的否定語詞有「無」、「毋」、「莫」、「吂」,以及由「無愛」合音變化而形成的「嫑」。其中「無」由句中否定詞語法化成句尾疑問助詞;否定副詞「吂」在否定句中常與時貌標記的「有」緊鄰,由一反之「吂」與一正之「有」形成不完全否定句型,「有」可省略並導致「吂」內含「有」語義,而「吂(有)」的句型是屬不完全否定句與肯定句之關聯,而「無」則為完全否定句,因而「無」無法內含「有」。
(十四)、客語七種常見的時貌標記:完成貌「忒」、「煞」、「好」、「了」、「著」;持續貌「V 等」、「緊V」;經驗貌「過」、「識」、「有」;進行貌「在」(在)、「適」(在)、「適个」(在)、「當適个」(正在);嘗試貌「VV 啊了」;起始貌與延續貌「起來」、「下來」、「下去」、「V 等來」、「V1 等來VP」。

在第四章中分析了客語語法結構當中反映出的層次問題,目前學界討論的尚少,本文就比較的觀點來探討客語特殊的語法結構及其反映出的層次問題。其中選定五個主題來論句法結構上的多層次問題,分別為:
(一) 人稱代詞的複指與屬有構式的層次性;
(二) 「麼个」與「適个」的詞彙化與語法化演變;
(三) 句法結構的底層與外來層;
(四) 「敢」質疑問句的層次來源;
(五) 「分」字句與「同」或「摎」字句的特殊性。

大體上,若語言當中存在「反常」的語法次序,或具有五種可能:
(一) 接觸影響;
(二) 正常語法結構,此或因認知觀點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
(三) 語法化的中間階段,但此項也涉及結構的認知觀點;
(四) 民族同源,當時代久遠後,往往接觸或同源的關係會成為模糊的底層現象;(五) 語言本身殊性的呈現。本文將著重在(一)、(四) 或(五) 的探討。

另外,同一語言之中存在兩類不同的語法結構,且語義幾近相同時,一般來說可能有三種情形:
一、語言內部分化現象而形成的變體,但這一類變體的形成通常帶有條件分化,否則較難解釋變體形成的原因;
二、語言的多元現象,亦即語言本身即帶多元的特質,有能力產生變體;
三、語言外部接觸現象而形成的變體,此類變體的形成通常可從周遭外來語言當中得到合理的解釋。原則上,上述三種情形均反映了不同的語法結構層次。例如,與通行語相較,當客語存在所謂的特殊語法結構,但又存在一類形式與華語結構相似或相同時,此或可能反映一類為客語的底層結構,另一類則是反映了晚近外來層的結構,而不同層次的結構在方音系統的共時平面之中則形成了競爭,如客語「緊V1 緊V2」與「愈V1 愈V2」句式,兩式均表更加之義,但前式另有「一面……一面……。」之義,表更加之義時,「緊V1 緊V2」為客語底層結構,「愈V1 愈V2」則反映晚近外來層結構,不同層次結構在方音系統的共時平面中則形成了競爭。語言有所謂共性與殊性的研究,從語言共性的研究當中,往往可以從中發現語言殊性的部分,Greenberg (1966) 從功能語法學派的類型學角度,並以大量語言的語料為基礎進行跨語言現象的類型學變異研究,亦即著重從語言的外部來進行對具體語料的解釋,抑或在語言形式之外的功能認知來解釋語言,較形式學派而言,講求的是在更大量語料的範圍之下,廣度與深度並行的分析語言。另外,Comrie (1989) 也強調語言共性的研究,並提供豐富語料來分析語言的類型,含不同學派和方法論的背景介紹、語言類型學的概念、語序、主語、格標記的分布規律、關係從句與使成構式的類型學意義等,是繼Greenberg 之後對當代語言類v型學的發展起極大推動作用的學者。本文或還無法達到以「量」來分析客語特殊語法的程度,但先就部分漢語方言的內部比較以及外部的非漢語方言比較來說,卻可先釐清客語在語法結構與語序的方言類型與層次問題,包括和非漢語方言做一初步性的比較,從中瞭解其間的異同與關係,以做為類型學方面進一步的研究基礎。關鍵詞句式、客語句法、層次。